胜分差 > 專欄 > 正文

胜分差:傅濤:疫后地方支付體系面臨挑戰 環境產業如何應對?

胜分差 www.jczyd.com 時間:2020-03-02 13:08

作者:傅濤

每一次重大社會事件都會對環境產業供求關系產生影響,包括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。對于產業來說,此次疫情勢必讓地方支付體系面臨挑戰,我們應該重點關注疫后環境產業發展的解決之道。

相關閱讀

傅濤:不忘初心 感恩同行,E20二十年的初心和使命

傅濤:兩山視角下的固廢產業未來

傅濤:長江大?;っ媼偃竽煙?期待真正的大企業破局

傅濤:新時代下,屬地水務企業的戰略選擇

傅濤:環境產業最終將成為兩山產業

每一次重大社會事件都會對環境產業供求關系產生影響,包括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。疫情正在對我國經濟發展、公共服務,對環境產業產生很大影響。

表面看上去有的產業在釋放需求,比如口罩、測溫計,但這種需求對產業的影響未必是正向的,短期內的膨脹會給產業種下很多后續隱患,對環境產業也一樣:對產業各種需求的釋放,如果不能形成一個產業持續的供給能力,不能形成理性的消費習慣,某種程度上說并非完全有利。

對一個產業主體來說,應對這樣的變化,做好自己的服務和創新,才是立足之本。

疫情對環境產業正在產生影響

現在無論行業還是社會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抗擊疫情,以及衛生、環境需求的釋放方面,確實,疫情之下,對污水處理、供水、垃圾處理、垃圾分類,都提出了更高要求,也增加了新需求。

同時,國家在出臺一系列的支持產業發展的政策,比如說各種減免政策,這些政策是普適性的,對各種行業都在產生推動性影響,環境產業也不例外。

但是也要看到,環境產業是政策性產業,本身就有B2G,B2B的性質,一直在社會產業政策的促進之下,當國家的政策變成普適性的產業促進政策,其實對環境產業未必是正向影響,因為它會極大地消耗對產業政策性支持的公共資源。國家公共資源能力是有限的,所以這種供給側的產業促進,理論上讓環境領域受益范圍有限。

重點應該關注疫后環境產業發展的解決之道。

地方支付體系面臨挑戰

疫情刺激了環保衛生方面的需求,但是地方政府的支付會面臨巨大挑戰。

首先要看到,疫情會對中國經濟2020年的增長產生非常大的影響,現在畢竟和2003年非典時期的宏觀經濟狀況不同。

從2003年到2019年宏觀經濟環境的變化是巨大的。2003年中國經濟的增長主要由投資和出口驅動,GDP增速9.1%,是1997年以來經濟增長最快的一年,2003年消費對于GDP增長的貢獻率在35%左右。中國的宏觀經濟處于恢復且上行的周期,加入WTO后的正面效應顯現,2003年全年進出口總量較上年增長37.1%。反觀2019年,GDP增長穩定在6%以上,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57.8%,拉動經濟增長3.5個百分點。2019年投資增速5.4%,較2018的5.9%繼續回落。受中美貿易戰影響,2019年出口增速也較2018年回落2%。2019年消費已經連續6年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。

為了抵消疫情事件影響,政府需要很多動作。直接的撥款,各種財政投入,其實極大地消耗了年度財政支付能力。去年政府已經減稅兩萬億,今年因為疫情影響,政府財政在社保、稅收、各種政府收費上都在大量減免,這種減免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實業方面、中小微企業的短期壓力,但是要認識到,這也將對政府的未來支付能力產生挑戰——政府收入在減少,支出在增加,而環保需求很大程度上(超出50%),需要政府公共財政買單。

所以,當前這些政策,可能對環境支付的壓減比較厲害。產業界要深刻地認識到,這一切對污水處理,垃圾處理,以及沒有正常向消費端、收益端進行收費,依靠財政作為橋梁的支付體系的影響,會在未來半年內陸續顯現,未來政府應收賬款會進一步加大。同時,疫情之下對污水處理、垃圾處理的監管也會進一步趨嚴,要求會更高。

對工業治污市場的影響

除了政府支付,還有工業企業面臨的挑戰。

就工業企業來說,環境一直是政府在促進產業升級方面的一個有力抓手。經濟向好時,政府抓產業的力度非常大,有的時候不惜成本,某種程度上還出現了一刀切,其實損傷了很多優秀工業企業治理環境的積極性。不過又在一定程度上觸發了工業領域的環境需求。

工業領域環境需求在疫后可能發生變化。中央政府有抓生態環境治理不動搖的定力,但方法會發生變化。

一方面要保證經濟增長,同時要保持好不容易取得的碧水藍天的成果。疫情肆虐的時候,可能會暫時忽略環境,畢竟病毒帶來的侵害更加“立竿見影”。疫情一旦平穩,環境依然是民生所向,是民生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我預測,下半年,及至未來一兩年,對工業企業的差異化管控會提到更高高度。政策不會讓所有企業都在一個治理水平之下,優秀企業應該有更好的空間。綠色化將會是工業分級、工業調整,以及產業差異化發展的重要分水嶺和判斷標準。這將會促進工業差異化的環保市場的出現,這一點需要引起布局工業市場的企業關注。

應對挑戰需要兩山創新思維

環境需求,有的是偽需求,因為它可能是社會需求,但不是市場需求。這種情形逼迫環境產業需要創新思維,來滿足地方政府以及工業企業,共同應對更高水平環境治理的需求。

如何少花政府的錢,不花政府的錢,甚至還能賺錢來完成環境治理,這就是兩山經濟所倡導的理念。對工業企業也一樣,如何更少花費工業企業的錢,減少特殊事件下工業企業的壓力,同時滿足更高要求的環境水平的需求,是環境企業創新的出發點。這在疫后將顯得更加突出。_ueditor_page_break_tag_

這種狀況也會促進環境產業服務的分化。大部分環境企業是按照政府或者工業企業的被動需求,進行簡單的環境服務供給,疫后的環境產業會進一步分化,能夠在模式上、技術上、體系上,更好地為地方政府提供系統方案的企業將在市場上更勝一籌。

這個系統方案要從對方難題出發,而不是單個項目的建成、運營出發?;肪襯煙饌親酆閑緣模杭紉⒄咕?,也要?;せ肪?,既要應對衛生、環境體系整個治理結構的升級,同樣要完成經濟增長的要求?;肪巢擋揮Ω貿晌玫畝粵⒚?,過去不是,未來更不能是。就需要在創新上做出自己的文章。創新的方向可能要按照兩山經濟理論、價值理論,做出一城一策、一企一策的模式創新。無論如何,善于學習的企業和企業家,運氣不會太差。 

所以,對環境產業來說,不能盲目地看待疫情所釋放的新需求,更要對未來支付體系、工業領域變化等有深刻思考。

環境產業是一個靠政策驅動、受經濟大勢影響的生意,創新模式、提升效率,是對自己對行業都是非常有價值的事。這場疫情對我國經濟、商業、企業的沖擊顯而易見,對環境產業的影響也將進一步顯露出來,弱者抱怨,強者不但快速自救,而且把這次災難變成一個自我反思、學習與成長的機會。中流擊水,浪遏飛舟,只有身處其中,才知個中滋味,也唯有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,才能殺出一條血路。這時候,正是看掌舵人能力的時候。

自疫情以來,E20一直密切關注著疫情動態,以及企業在防控疫情過程中的愛心奉獻和辛勤付出,并集中采訪了數十位領先企業老總,為大家提供疫情期間不同視角的觀察與思考。在疫情過后,企業會面臨什么樣的形勢?應該如何應對?歡迎大家就“疫情之后”的話題積極留言,或投送稿件。希望E20與環境產業一起,共抗疫情,未來再譜新曲。

5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騰訊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網友評論 5人參與 | 0條評論
{ganrao}